欢迎访问郑州市女企业家协会官方网站!
协会新闻

悬念!提问2021,河南商业趋势面临的九大变化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1-4 9:11:58  来源:  作者: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成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新增变量,中国应势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一年,大河财立方深入河南商业市场一线,观察并记录了这方经济土壤中所发生的种种变化:零售商、批发市场及各类商家“战疫”中的坚韧与忍耐,大商郑州地区集团批量闭店,7-11、钱大妈等便利店组团入郑,洛阳大张、新田商业在苏、沪两地稳步开拓……

与此同时,河南商企在本年度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创新高潮:一手渠道下沉、一手加速推进数字化新基建,一手扩大内需、一手重塑产业链;从开启网上直播间到创新体验式消费场景,从锻造新型零售门店到构建O2O全服务体系,不断催化自我革新、夯实市场独有价值和竞争力。

2021年,河南商界又会发生什么?

大河财立方基于过往一年观察,挑选出9个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热点话题,洞见2021河南商界新征程。

互联网巨头开启社区团购卡位战
卖菜这件事会有啥变化?

2020年,美团、滴滴、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围绕民众餐桌上的萝卜白菜,点燃了社区团购赛道的战火。往日把算法、科技、赋能放在嘴边的互联网大厂,为啥盯上了咱的菜篮子?

打开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或者橙心优选的App或微信小程序后,社区团购不仅被放置在首页,而且新人立减、返券、满减、超低价秒杀随处可见。记者了解到,上述平台都采取了今日下单、次日16时自提的模式,自提点多为便利店、百货超市、快递驿站等社区站点,并且上述平台在郑州已经开始大面积布局自提点。



无论是买菜返券还是1分钱买鸡蛋,这样赔本的生意短时间内可完成拉新,但并不能持久。此外,这对个体菜贩来说,也无疑是灾难性的降维打击?;チ尥啡氤∩缜嗜榔瓷钡某踔允俏肆髁?。通过前期补贴,大打价格战,培养用户线上买菜的习惯,然后通过价格回归,完成用户增长和长期盈利。

12月22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提出“九不得”,其中第一条即是,不得通过低价倾销、价格串通、哄抬价格、价格欺诈等方式滥用自主定价权。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等生鲜电商脱去了烧钱补贴的外衣,能留下多少“忠实粉丝”还得画上一个问号。


河南人的数字生活
真的来了吗?

如春日细雨般润物无声,数字化服务正在深刻改变河南城市的管理运营方式,河南百姓的工作生活方式。

12月,郑州“城市大脑”举行了首次建设成果发布会,它所启动上线的118个应用场景,涉及善政、惠民、兴业各个方面,与企业、群众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标志着郑州成为全国第一个全场景数字化运营城市。
简单理解,市民通过手机即可解决在生活方方面面遇到的问题,排队现象正在远离河南公众。
比如,脱卡就医。过往,家家户户要备上一打病历本、就诊卡,或在手机上注册各大医院的会员。今年,郑州的智慧医疗上线,一个就诊码适配郑州所有市属医疗机构。与此同时,每次检查及诊疗结果上传“智慧医疗”大数据后台,既可供就诊患者自行打印,也能在同等级市属医院获得互认。
郑州市大数据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郭程明在接受大河报·大河财立方采访时表示,历时1年的大基建,“城市大脑”已上线150余项功能,大多数是根据政务管理、百姓工作日常生活的痛点来设置。

盒马鲜生、京东超级体验店
明年会在郑州开店吗?

2021年,盒马鲜生、京东电器城市旗舰店在郑州开出首店,是大概率事件。京东超级体验店所规划的单店体量较大,或有延迟。
之所以做此判断,是大河报·大河财立方捕捉到了它们的开发动向。如盒马鲜生,目前至少已经在郑州市区储备了三四个开发点位;京东超级旗舰店,在今年夏季就开始选址,希望在包括二七广场等核心商圈实现首店突破。

过往3年,两家实体店在国内经济界与消费市场颇受关注,不仅是因其出身互联网公司嫡系的血统,更是它们“数字科技+实体门店”的先锋之作,或能代表中国零售变革去描述全球同业的未来方向。

可预见,盒马鲜生、京东超级体验店等首店开业时,定会受到河南消费者的追捧,出现宜家、7-11开业时人潮如织的盛景。但,开业盛景与维持长效经营却是两件事。

比如,过往3年来,盒马鲜生在攻城拔寨的同时,不乏“鸣金收兵”的案例;比如,京东超级体验店自去年双11在重庆开出首店后,推进效率似乎并不明显。

或与传统商企单店求利所不同,互联网公司布局实体店的核心诉求,是扎下“广告牌”,打通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服务,不断引流线上消费。但事实上,它们对实体店的门店差异化、商品结构布局、供应链贴合度、营销本地化的实战,较传统商企的修炼仍显不足。

2021年影院的生意会好吗?

2020年7月20日,国内影院在历经170多天的“冰封”后,终于复工。如今,5个月时间已过,电影市场表现如何?2021年,影院生意会好吗

“如果抗疫一切顺利的话,2021年中国电影市场意味着新的开始,摆脱了疫情困局的2021年电影票房大盘会重新起航,但是疫情对于市场的损失是不可逆的,2021年相较于2019年很难实现增长。” CBRE世邦魏理仕郑州商业部董事、立方大家谈专栏作者张桐表示。

因为疫情,导致原本上半年开机的影片推迟陷入停滞状态,也因此导致未来两年内影片数量减少。对于不少中小公司来说,原定项计划用于拍摄新项目的款项,很有可能在这一段时间,用来“续命”了。

在进口片方面,由于好莱坞影片在内地市场的票房瓶颈,即便加大对好莱坞影片数量的引进,也无法对内地市场产生较大的影响。

业内人士认为,2021年票房成绩,较大概率会退步至2017——2018年左右的水平。但相比2020年200亿元的产值,还是将会有不小的增幅。未来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腰部影片也会‘院转网’而求生存。

未来,电影市场或许会正式成为头部大体量影片的搏斗场。而对于小体量影片,艺术院线或许是此类影片发挥的最大阵地。

商企下沉
县域商业市场的痛点究竟是啥?

作为中部大省,河南县域市场的消费潜力不言而喻。近几年,受制于电商消费的冲击,一二线市场实体商企发展陷入内卷、专业人才大量溢出,以南阳大裕城、永城金博大等为主的河南县域购物中心接连入市,掀起新一轮零售投资热。在新一轮县域市场扩容中,商企下沉的经营痛点是什么?

12月11日至12月14日,永城金博大购物中心迎来了5周年生日庆典。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获悉,店庆期间,永城金博大客流量突破15万。

近年来,在郑州的巩义、登封、新密,商丘的永城,新乡的原阳、辉县,洛阳、信阳、南阳、平顶山下辖的县,购物中心体、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卖场、专业店、便利店的投资速度明显加快。如巩义出现了生鲜加强型连锁超市、零食超市;南阳开出了大裕城。

然而,县域市场同质化严重、竞争激烈,家电、手机类专卖店关店率逐年攀高。百货、购物中心等商业体品牌入驻率不及一线城市,县域市场布局的难点和痛点颇多。

“与省辖市相比,县域市场现代化的购物载体总量依然稀缺,同时,当地顾客的网购诉求与对品牌的需求度同样逐日攀升。因此,快速完成渠道下沉,便成了传统商企与电商品牌的共同选择。”河南省商业协会秘书长姜东辉表示,在抢占县域市场过程中,企业经常面临的痛点和难点是渠道下沉。

综上所述,“品牌需求、资本渴望、渠道下沉、专业团队”成为县域市场零售领域快速扩容的四大要素,而渠道下沉是决定商企胜负手的关键。

新型“国潮”如何抓住年轻人的钱包?

“国潮”兴起,是近几年消费市场的一大特色。尤其在2020年,一大批新国货品牌异军突起,借助互联网传播吸引了年轻一代消费群体,种草笔记、带货直播、社群互动等快速成为当下新国货品牌的成长路径。这其中,在风头正劲的国潮彩妆品牌正加紧抢滩中原市场。

CBRE世邦魏理仕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以来,以完美日记、The Colorist调色师和Wow Colour为首的三大美妆零售新物种已全部会师中原,接连在郑州金水区、二七区、中原区、高新区开出16家门店。业内人士称,随着美妆零售行业的不断变革,以国潮为代表的美妆品牌“后浪”或渐成购物中心标配。

除了美妆品牌,很多国产品牌也开始与文化IP跨界合作,李宁、华为、格力、大白兔等越来越多坚持创新、不断突破的国产品牌走上了“国潮”之路,以具有“中国特色”的国潮产品让年轻人重新焕发了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和热爱。

业内人士表示,国潮品牌想要打动这批年轻消费者还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一、抓住年轻人追求个性的特质;二、除了贩卖爱国热情,还需提升文化意义;三、除了想法和创意,也需KOL带货。

总结来说,如果品牌想要通过“国潮”打造长久的品牌影响力,必须从品牌内涵出发,一点点搭建完整的品牌体系,建立成熟的背景文化,不能盲目跟风。品牌年轻化,追赶年轻潮流有很多方式,创新玩法才是抓住年轻人跳跃式变动心理的良药。

批发市场业态会被电商、直播所取代吗?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不少厂家与商户纷纷开启了线上销售模式,通过电商、直播的手段,试图打开新的市场。

轰轰烈烈的数字化转型,似乎正在重构批发市场的业态——以前20元一斤的糖,厂家只卖9.9元还包邮;一提90卷的卫生纸,也只要40元钱。有人会问,既然“砍掉”中间环节的电商和直播这么实惠,会不会取代线下批发市场业态?

作为商贸城的郑州,坐拥千亿级的批发市场,至今仍是最活跃的市场主体之一。“互联网只是在一两个领域实现对传统批发市场的突破,但并不能实现全面碾压。”一位行业观察人士表示,批发市场不仅承担着流通的角色,更多还承担着线下服务、仓储货运、资金垫付等多重属性。

该业内人士举例,罗永浩、辛巴等诸多知名主播均因为假货事件“翻车”,对于批发市场而言,确实也解决不了假冒伪劣问题,但是批发商户作为把关人,通过细分领域的长期经营,能更大几率筛选出好货。

另一方面,线上销售需要更好的收发货体验,如果依靠厂家直面广大市场,难免无法跟上服务。批发商户对货物在仓储、发货、后续服务等方面,都拥有地缘优势。

换句话说,批发商业态作为市场主体在未来必然仍将长期存在,批发商户应该借助数字化平台,更好地为消费者服务,实现双赢。

借力三方“中央厨房”
会成为餐饮业的主流趋势吗?

2020年上半年,疫情为餐饮业按下了“暂停键”,也让此前“高周转”的餐饮业有了集体性反思——在疫情常态化的情况下,如何尽可能地规避风险?

记者走访多名餐饮人士,他们的态度有不少相同的地方。一餐饮业内人士告诉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针对疫情,只要不是出现强制闭店的情况,那就尽可能减少可以接触的环节;尽量在保证品质的情况下,通过细分餐饮分工减少成本。

例如,疫情期间B端采购再次火热,不少餐厅老板开始习惯选择线上采购,减少了采购员和采购中间的灰色成本;对于一些凉菜、熟卤制品,餐厅开始挑选一些口感好的大型中央厨房或者连锁熟卤品牌进行合作,不再聘请相关厨师在店内现场制作。

早在几年前,通过中央厨房统一制作配送食材已经成为餐饮品牌的选择,例如巴奴毛肚火锅就选择在原阳打造自己的中央厨房;河南的千味央厨,也已经开启进入资本市场的进程。

那么,未来会不会有更多的餐饮业选择中央厨房的生产模式?如果中餐和西餐一样注重标准化,这样会不会减少中餐的魅力?“小型的餐饮要想存活,最主要的还是依靠主打菜品的味道,有些是自己独家的配方,消费者不必过度担心中餐出现‘千店一味’的现象。”一业内人士认为。

被吐槽“不划算”的网约车和外卖
还能再便宜吗?

动动手指就能叫来网约车或者订好外卖,人们在变懒的同时,网约车和外卖行业也正在逐渐回到它们应有的定价逻辑。也正因如此,吐槽网约车和外卖不如以前划算的声音也多了起来。在存量市场条件下,网约车和外卖未来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其实,无论是网约车还是外卖,在一种商业现象成为创业风口之初,都是头部玩家们在排兵布阵。在经历了“百团大战”“烧钱补贴”“薅羊毛”等标准流程后,各家平台在一轮轮的行业洗牌中大浪淘沙,最终适者生存,而得不到资本眷顾的平台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网约车平台和外卖平台的补贴虽然短时间内让消费者享受到了实惠,但终究是要通过盈利才能实现良性发展。一旦外卖平台补贴力度大不如前,外卖平台的业务增长就将受阻。随着资本补贴红利减弱,市场竞争加剧,外卖行业逐渐由高速转向中速增长阶段。

未来,无论是网约车还是外卖平台之间的竞争都将步入拼服务时期,服务质量将成为行业新的驱动力,强化服务质量,用优质服务保证活跃用户增长。